帝冠一甲子

目前展示館所使用之建築,為1941年(昭和16年)日本時代啟用之高雄駅,故已有近80年的歷史,還具有「歷史建築」的法定身分。在「展示館」的定位情境下,建物屬台灣鐵路管理局所有,管理單位為鐵道局南部工程處,營運單位則委由中華民國鐵道文化協會執行中。

南國驛來時路

實際上,1908年(明治41年)從基隆連結至打狗的西部縱貫鐵路通車時,打狗駅逐步是從第一代車站位置,即現在的鼓山一路87巷口一帶(原鹽埕埔車路頂山下町十七番地),遷至現今的舊打狗驛故事館(原台鐵高雄港站)位置。伴隨港口規模的逐步發展,以及隨日本政府在1920年(大正9年)行政區域調整而來的地名更迭,這座車站成為南台灣重要性最高的「高雄駅」,肩負著進出港口的客貨運輸送。

此時期從高雄駅往北出發,在過了山下町駅臨時停車場(中華民國時代的壽山車站)後,可循縱貫線經田町(現鼓山車站)、岡山往北通往台南,也可往東分歧經鳳山支線,駛過高雄川橋後經三塊厝、大港庄通往鳳山、屏東等地。往來台南、屏東兩地的客貨運,都必須在高雄駅做整備或調頭。

1936年(昭和11年),日本政府提出「大高雄都市計畫」,規劃將都市發展核心從今鼓山區南段(哈瑪星一帶)、鹽埕區,移往高雄川之東,並著重於發展軍需工業。同時,考量高雄駅同時肩負鐵道客貨運,腹地已不敷使用,故決定在鳳山支線上的大港庄一帶(高雄車站現址),興建客運為主的新高雄駅。1941年,新的車站正式啟用,取代高雄港旁的舊高雄驛,成為縱貫線的新始發站。

為了因應客運車站的重心轉移,鐵道部也增建田町駅往南後向東跨過高雄川的新橋(現愛河橋),自此縱貫線客運列車不再駛入哈瑪星的舊高雄驛。同時,原有的高雄驛也更名為高雄港驛,除短程客運外幾乎專職負責鐵道貨運,開展了高雄市曾有兩座「高雄」車站的歷史情境,即高雄驛(大港埔)與高雄港驛(哈瑪星)。

帝冠六十載

日本時代於1908年啟用基隆至打狗間的西部縱貫鐵路,之後擴建許多大型車站,如1908年基隆、1913年新竹、1917年臺中等車站,構造皆為磚造牆體及金屬桁架屋頂的組合,表現出明顯的西洋風格,還設有高聳尖塔,使得車站除了做為交通核心,也成為城市的地標及門面。

但時間來到1930年代,舉凡1937年台南、1941年高雄及同年改建的臺北等站,建築改用鋼筋混凝土構造,內部空間轉變為工業及機械化的簡潔風格,僅有少許藝術及古典風格的外壁裝飾,點綴著建築各個角落。當時象徵南進基地的高雄車站,於建築上方添加表現「復興亞洲」風格的帝冠式屋頂,好比在車站上戴了一頂冠帽。此風格建築在高雄市區尚有1939年啟用之高雄市役所(現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),而兩棟建築之共通處,在於皆由日本的清水組承建,且建物正面皆呈現「高」字。

若檢視平面圖,這座車站呈現T字型,T的根部即為目前的本館建築,後半部則東翼略長。大門入內後為挑高售票大廳,空間挑高僅以四根圓柱支撐屋頂,並在銜接處的屋簷、屋身裝設造型裝飾。此範圍內規劃有行李員室、售票房、服務台、設備機房及公共電話間等。至於大廳後方與月台間的長條形空間,由西向東依序是儲藏室、剪票員辦公室、三等候車室、手提行李託付處、頭二等候車室、餐廳、配膳室、廚房、冷凍室、餐廳經理室、貴賓室、廁所及站務人員休息處等。

這座車站自1941年起,陪伴高雄市民從日本時代走入中華民國時代,經歷了高雄環狀臨港線的完成,以及鐵路電氣化的來臨,逐漸從日本南進主義的權威象徵,淡化高雄港都的歷程寄託。2002年,在擔負車站機能超過一甲子的歲月後,市區鐵路地下化的施工進程來臨,這棟建築暫時卸下了這個重責大任,自3月28日起由臨時車站取代功能。緊接著,將面臨台灣首次大型混凝土車站的搬遷保存作業。

資料引用:

謝明勳,【打狗驛站百年物語】,2012, 文化部文化資產局、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、中華民國鐵道文化協會

凌宗魁,【南進王座的帝冠::一代風華高雄驛】,2019,前衛出版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