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9.6南迴線工程巡禮-加祿

列車往南離開了對號車必停的枋寮站,就進入了環島路網最後啟用的南迴線。同時,也是路網中最後施作電氣化的部分。

列車駛出枋山站後,這段路會慢慢往台灣海峽靠攏行駛,最後逐漸爬坡,再往東駛入半山腰上的枋山站,準備穿過中央山脈。其依山傍海的景色,配合著搭乘普快時的開窗體驗,可謂一大樂趣。可惜據友人告知,在今年八月造訪時,枋寮至內獅一段的路線東側,已架起預備電氣化的電桿,在觀景上有了隔閡感。

普快車駛出內獅站南的景色
普快車往東駛入枋山站前的依山傍海

加祿、內獅、枋山,南迴線靠台灣海峽側的三小站,僅停靠區間及普快,一天南、北向各兩班車而已,是搭火車比公路還要難抵達的車站,搭乘人次自然極稀少,但相對著,靠著這樣鐵路排點的「偏遠化」,反而讓車站有著人為創造的「秘境感」。即使現在各座車站都在施工,這樣的氛圍,多多少少仍存在著。

原先這樣搭車難以抵達的車站,南迴線上還有靠太平洋岸的古莊站,但在該站於2017年裁撤為不辦理客運的號誌站後,形成了有些可惜的三缺一。

加祿站是筆著在這當中最熟悉的一座,第一次搭普快去台東時因待避莒光號而停留,第二次則是直接搭巴士到車站附近,走路進站買了紀念票,並在車站內外巡禮一陣子,與搭乘普快往台東的友人會合。

目前已進行改建工程的加祿站第一月台
加祿站有中段挑高屋頂站房
R100型機車、第一月台與從車站望向南方看到的中央山脈
從第一月台望向第二月台及東側的廣大站場

加祿有「最大的小站」暱稱,在於當初興建時,預計會作為南迴線專用調車場,也估算到鄰近營區的軍運需求。然而現今,加祿不僅是南迴線唯一不停對號車的三等站,一日也僅停靠四班車。偌大的站場,加上四散各處的貨運車廂,更增添繁華落盡的寂寥感。站前那極度空曠的廣場亦然,除了那棵存在感難以忽略的大樹。

自2014年在加祿站月台短暫後,2016年筆者搭乘高雄往墾丁的巴士,在加祿堂營區的站牌下車,並從台一線走約五百公尺,抵達加祿站前偌大的廣場。僅有一棵相對顯眼的大樹,以及給直升機降落的對位線。

僅一層樓高的加祿站站房
從站房向外望去,左方的大樹格外顯眼
廣場右側的直升機降落對位線

站房內共有三個人工售票窗口,以及兩個電子售票機窗口,和以筆者經驗來說比較舊時代的彩虹塑膠椅。相對於這般規模的空間,該時段只有筆者一個乘客準備搭乘普快,而五個售票窗口一如預期,僅有一個人工窗口開著。

因「加祿-東海」車票,被轉化成「加官晉祿,福如東海」的吉祥話車票,故加祿站仍有在販售俗稱「硬票」的名片式車票。除了一直有再印製的 「加祿-東海」車票外,也能買到從加祿站出發,目前尚未繳回的其他硬票。

加祿至知本的名片式車票,至台東的已售完
加祿站有紀念車票印章及小站巡禮印章可蓋

如此規模的車站,卻只有四班車停靠,不愧是「最大的小站」

2016年時加祿站只有張貼普快車的票價表

從剪票口看出去,就能看到整個加祿站的站場,以及目前因應電氣化工程,已經拆除改建的第一及第二月台。兩座月台的設計形式雷同,就是南迴線常見的鋼筋混凝土遮雨棚,貼上磁磚,並輸出較大的壓克力板張站名。有些月台還會屋頂兩端的正面位置,鑲嵌上站名。

三年過去了,不知這隻站貓安好否
2016年9月時拍攝的加祿站站場
已拆除改建的加祿站月台遮影棚

個然觀點覺得,確實環島路網電氣化有其優點,如在車輛提速下多少能減少列車行駛時間,且不再有跨電化/非電化區間行駛而需更換機車的情形;不過相對地,缺點也顯而易見,像營運成本增加、電化車輛對電力依賴的不確定等。此外,就景觀面向來說,也無法再拍到「乾淨」的車站天空了。

加祿站的南端方向風景
加祿站的北端方向風景,與即將進站的3671次普快

2019年6月,再度途經加祿站時,月台已經改建到有完成雛形的階段,包含了木構棚架的遮雨棚。而無障礙電梯直接建在站房正面,想不注意到都難。

這邊瀏覽照片時發現一件事。2014年那趟的3671次普快在加祿站是停第一月台,待避後面的莒光,但2016年在加祿站上車時是直接第二月台搭乘。可見往台東方向的列車,在加祿站是以第二月台靠站房側的股到為主線。

新建之第一、第二月台的遮雨棚都部分改用木結構
已有明顯雛形的電梯工程,加祿站站房被擋在後面

目前枋寮到枋山這一段沿線都還沒有安裝電桿,所以當時想拍到比較「乾淨」的風景還是可以。現在已經2019年8月,依施工進程來看,應該要有明顯的改變了。這個「最大的小站」,看來仍在擴充它硬體上的「大」,搞不好近十年後恆春支線的啟用,這座車站的站場被賦予重任,就能擺脫「小站」的名號也說不定。

五年過去了,只有在加祿站置留的藍色冷平始終不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