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「新」與「舊」之間 #左營(舊城)車站

左營車站,是座與「新舊」概念有十足淵源的車站。除了是目前高雄十座地下化車站中,最早誕生的一座外,其古地名「舊城」是相對於代表「新城」的鳳山。而車站運量開始走下坡,也是從北邊新左營站啟用後的2007年開始的。不過,這樣的「古老」,才是這座車站獨一無二的原因。

關於左營(舊城)車站的小知識:

  1. 1900年11月29日以「舊城乘降場」之名設站於現址,並於1949年改名左營。
  2. 曾為停靠部分對號車的一等站,但2006年12月新左營站啟用後降為簡易站,僅停靠區間車。
  3. 同上,2006年日均進出站人數為1,867人,2007年驟降至1,197人,隔年跌破千人。
  4. 2013年啟用跨站式臨時站房、2018年啟用地下化站體,跟鳳山車站一樣在五年多內更換過兩次站房(鳳山站為2014年啟用臨時站房)
  5. 2018年10月14日啟用地下化站體,從月台上就能看到隧道北端出口,也是十座車站唯一在月台區域設有採光天井。
  6. 台鐵有鑑於乘客常搞混左營與新左營站,曾提出將左營站更名為蓮池潭站的想法,但地方團體偏好舊城車站,故最終調整為「左營(舊城)車站」。
  7. 在2018年的日均進出站人數為1,082人,於高雄鐵路地下化路段僅次於高雄、鳳山。
  8. 與高雄車站一樣,跨站式站房在停用後仍做為行人通道使用,直至地面通道啟用後才拆除。
  9. 原車站、跨站式站房皆拆除後,目前左營車站地面站房僅存的遺跡,為預定保留的第二月台及棚架。其中月台各階層相異的材料,見證因應無階化而進行的增高工程。

左營車站舊名為舊城車站,在1900年11月29日與打狗臨時停車站、打狗至台南一段的鐵路一同啟用。全盛時期曾為停靠部分對號車的一等站,但在2006年尾聲,北側兩公里處與高鐵、捷運共構的新左營站啟用後,降等為簡易站,隔年乘車人數即大為減少。

停靠屏東燈會彩繪列車的新左營站第一月台
捷運及高鐵的共構,為台鐵新左營站帶來穩定的運量

2013年3月,因應鐵路地下化工地需求而增設的跨站式臨時站房啟用,將原有站房拆除,僅留下第二月台繼續使用。雖然舊站房的拆除令人不捨,但跨站式站房也補足了原先東側無車站出口的缺點。

由於第二月台幾乎是無任何變動地繼續使用,因此包含燈箱、遮蔭棚架,甚至嘟嘟火車主題的盆栽,在當時都原封不動地留存。

現(2019年)已拆除的左營跨站式臨時站房
在高雄臨港線完全停駛之後,僅剩此盆栽紀念著嘟嘟火車的光景
從舊站房時期使用至2018年的左營車站月台
左營車站月台上的舊式車廂
從翠華路方向看左營車站跨站式站房及月台

左營車站的北側有一座翠華路自行車橋,無論是在鐵路地下化通車前後,都是鐵道迷拍車的地點選項,因為該座橋的正下方,就是地下化隧道的北端出口。

如果能拍到地面、地上鐵道,以及一旁高鐵都有車輛的照片,必定很難能可貴,可如今已經完全不可能了。

2018年10月通車前夕的鐵路地下化北端出口
從自行車橋向南端望去,可見曾經的新庄仔路平交道及左營車站跨站式站房

在左營車站轉換為跨站式站房之際,地下化站體的興築也持續進行著。站在原本的月台上向西側看,就能瞥見地上部分的站房逐漸成形。

地面鐵道西側的左營車站新站體工程
地面外觀工程已大抵告一段落的左營車站地下化站體

左營車站本身的軌道配置並不特殊,就是北上、南下各一座岸壁式月台,因此無法進行列車待避。不過,在月台上就能看到北端隧道出口,以及十座車站唯一有的採光天井設計,讓左營車站的採光顯得較豐富一些,不只是純粹的供電照明。

在北上月台往北端望去,可見隧道出口的光
從天井照下來的自然光,讓車站在不開燈時有截然不同的氛圍

很快地,2018年10月14日,使用超過五年的跨站式臨時站房停用,鐵道轉入地下,取而代之的是在夜晚會固定點亮藍色照明的新車站。與此同時,台鐵也順應地方名義,將此車站名稱修改為「左營(舊城」,藉此跟與高鐵、捷運共構的新左營車站,有更明確的區隔。

「左營(舊城)」版本的新燈箱
左營地下化車站的燈光,與翠華路的車水馬龍相互呼應
左營車站在翠華路側,設有等接送或公車用的候車亭
面向東側的車站出口前有小廣場,適合拍攝車站建築全景

地下化車站啟用後,跨站式站房並沒有立刻拆除,而是在打通原有鐵道的行人便道啟用前,暫時作為連結翠華路、新莊一路的行人天橋。

不過,也因為只要天橋機能維持住就好,所以除了絕大多數台鐵的物品都已搬離外,整個曾經的車站空間也不若以往整齊,給人一種繁華落盡的寂寥感。

像這樣熟悉空間即將消失的遺憾感,或許無論經歷多少次,都很難避免掉吧。

張貼在跨站式臨時站房售票口的遷移告示
原先通往月台的剪票口已封閉
仍置留在原位的候車椅及盆栽小花園
即使燈箱的照明沒有切斷,這邊也不再有機會可以乘車了

同一時間,在鐵路綠廊道完工前,暫時提供行人及自行車通過的地面便道也儘速啟用,當然左營車站也不例外。不過,這個便道的施工,導致原本完整留存的月台,被一分為二。

行人通道啟用前,於夜間測試照明效果
啟用後的行人通道,在白天可以很明顯的看到是以切斷月台的方式搭建

現在(2019年5月)再到現場的話,整個跨站式站已經拆除完畢,僅留下第二月台以及移除屋頂的棚架,等待著後續的工程進行。

拆除中的跨站式站房,以及預計保留的第二月台
如同疊疊樂一般,隨車輛無階化而逐步增高的月台
由鐵軌加工而來月台棚架,在高雄市區已不多見

以上是筆者針對左營車站這半年多來變化的撰文及影像紀錄。

高雄車站雖然還保留的1941年興建的車站大廳,即本館建築,但其餘2002年前的站體設施已不復見。鳳山車站在地下化後,也幾乎沒有留下任何的地面鐵道遺跡。因此,左營車站能夠留下月台及棚架,這組具代表性的鐵道設施,實屬可貴。

除了鐵路綠廊道的規劃外,日後翠華路與新莊一路的打通,必然給橫貫其中的月台,帶來最直接的建築衝擊。希望到時候,這組鐵道設施仍可以被妥善的對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