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別高雄的陸橋-青海、自立陸橋篇

在去年(2018年)十月鐵路地下化啟用後,拆除鐵路沿線陸橋的工程規劃就一直持續進行著,但選舉結果出爐後,為避免交接上的困難,故此一既定工程,延至新市政府上任後再排定行程,並付諸實行。今年(2019年)2月16日,除了高雄車站的進出站動線,正式由中博高架橋西側移至東側外,首批鐵路沿線的陸橋拆除作業,也正式啟動。

進出站動線切換前夕的高雄車站告示

預計在今年上半年拆除的第一批陸橋,由台鐵路線從北往南,依序是:青海、自立、大順、自強、青年(鋼便橋)以及維新陸橋。

這邊必須特別說明的是,青年鋼便橋是當時鐵工局南工處因應工程需求封閉青年路地下道後,所額外興建的替代動線,故此座鋼便橋的拆除作業由現在的鐵道局南工處進行。其餘的陸橋,就全部由高雄市政府處理。其實簡單區分的話,鐵路地下化工程階段中誕生的簡易鋼便橋,如青年、中博高架橋,以及自立陸橋和中博高架橋旁的人行天橋,就是鐵工局南工處加建的,為的是補上因工程停用的原有動線。

青海陸橋 1984-2019.2.15

鐵路地下化啟用前從青海陸橋上拍攝的台鐵縱貫線列車

2月16日首個動工的陸橋是青海陸橋,位於美術館車站南側。由於使用時陸橋的南、北兩側都有人行天橋,因此算是過往鐵道攝影的勝地。

青海陸橋沒有靠很近的建築,尤其西端兩側僅是林蔭,所以拆除上不太需要像其他陸橋一樣留意周遭影響,工程施作的彈性範圍也比較大。不過就筆者自己觀察來看,青海陸橋的車流量,可能也是所有跨線陸橋中最少的一座。

青海陸橋拆除後,美術館車站的視野變得開闊起來
青海陸橋靠壽山段的正下方曾經是活動中心,拆除後轉變成林蔭道路
不知對於在地的流浪狗來說,一座橋突然不見的感想為何

青海陸橋在壽山一端的正下方,是附近社區的活動中心,且能看出曾經頻繁使用過。但在去年十月途經時,那裡已經是廢棄狀態。橋下獨立空間的消失,或許可說成是陸橋拆除的其中一個缺點。

青海陸橋下的空間在地面鐵路停用前已是荒廢狀態

隨著青海陸橋的拆除,站在青海陸橋上看美術館車站的體驗已永不復見。

從青海路橋上眺望的美術館車站南側正門

在青海陸橋拆除工程進行之時,位於三塊厝車站與高雄車站間的自立陸橋,也在2月28日,連假第一天的午夜起正式停用,準備進行拆除。

自立陸橋 1977-2019.2.27

鐵路地下化啟用前夕的自立陸橋與台鐵縱貫線區間車

筆者在去年因鐵路地下化啟用前影像紀錄,以及安排鐵路地下化參訪等諸多契機,造訪自立陸橋一帶稱得上是頻繁,尤其是往三鳳中街、三塊厝車站移動時經過。

自立陸橋是沒有人行天橋設計的陸橋,僅供車輛行駛,而一開始設有人行地下道,直到因鐵路地下化工程開始而封閉後,才再旁邊加建人行天橋,也就是上面那張照片的拍照位置。此外,由於當初陸橋的出現影響兩旁商家的發展,因此陸橋下的空間就直接給兩旁商家使用,並沒有像青海陸橋一樣變成活動中心。

自立陸橋人行地下道封閉後,由鐵工局南工處補建的人行天橋

自立陸橋的拆除工程自2月28日停用後展開,且由於該橋是一般汽機車、公車甚至國道客運的主要行經路段,因此相比青海陸橋,自立陸橋花了更多的時間與篇幅,去宣導停用後的改道事宜。

停用前夕,兩側已架起鷹架的自立陸橋

如上面所提到的,自立陸橋的停用讓筆者很有感。確實在2018年整年,有蠻多在這一帶活動的過程。不過,自立陸橋的橋下除了有雄中的側門,無論是往建國路還是九如路的方向,兩側都有一些商家,所以陸橋改為平面道路,相信對於商家的經營會有助益。

此外,若把自立路跟原本地面鐵路的交叉點設為十字,則十字的左下角(西南)有三鳳中街商圈,十字右上角則有後驛商圈。陸橋的改建,理想上也能串起這兩個商圈的人流吧。

高雄車站西北方向的後驛商圈
現在搭台鐵至三塊厝站就能步行抵達的三鳳中街商圈

自立陸橋的拆除工程開始後,也雇用守衛人員駐守,避免未注意情況的用路人進入。站在這的位置看過去,不再是一座橋,一時之間有點不習慣。

自立陸橋拆除工程的施工現場

很快地自三月中開始,兩座陸橋的拆除工程,就陸續進行到可開放車輛通行的程度。青海路率先在3月14日通車。

通車後的青海路已和馬卡道路、翠華路交會並啟用紅綠燈

其中靠壽山的那一端道路,如預期的,成為還蠻有意境的林蔭道路。

八天之後,自立路也在3月22日通車,不過在當時上無法跟橋下原有的道路,如三德西街或三塊厝車站的站前道路。

剛通車的自立路尚未與交叉的平面道路形成連結

雖然鳳山的青年鋼便橋,也自2月24日起停用進行拆除作業,可惜因外務因素未能紀錄到。這篇就先概略分享青海、自立兩座陸橋的拆除經過,記錄這兩處從陸橋轉為平面道路的城市地景變遷。

下一篇預計分享大順陸橋及青年鋼便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