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台鐵枋寮-知本段電氣化】枋山車站(上)

作為台灣現今最南邊,且有著「秘境車站」氛圍的枋山車站,有著一定的知名度。不過,筆者在這趟取材前並未造訪過,最多就是搭普快時停靠。一方面是沒有汽機車,二方面是知道能搭客運在台1線下車後上山到車站,卻也怕中途會被野狗襲擊。去年12月從台1線走到加祿車站,就有被附近的野狗吼過。

這系列一路介紹過來的加祿、內獅及枋山等三座一日四班車的車站,都有各自的優缺點。加祿車站有紀念車票和最廣大的站場,表現出來的是與規模不成比例的客運量;內獅車站離省道最近,還有具特色的中國風月台,但車站規模為三座中最小;枋山車站離省道最遠,所處環境自然也最偏僻,但是隨之而來的,是三座車站中最濃的「秘境」色彩,以及獨一無二的海景視野。

半山腰上的枋山車站、電力機房及可能的工寮設施

要搭公路客運抵達枋山車站,就必須搭乘往恆春方向的巴士,在「枋山」站牌下車,下車點就是中山路(台1線)與國中路的十字路口,接著只要往山側方向的國中路走去,就能前往枋山車站。

枋山市區的中山路(台1線)及國中路口,旁邊有加油站及明顯的「超級甜」招牌
通往枋寮車站的國中路上,上方有「枋山觀光農園」招牌

「國中路」這個蠻另類的路名,源自這條路可通往民國57年啟用的正成國中,但後來隨少子化及人口外流,在2004年被併為枋寮高中正成分校,最終在2017年廢校。雖然Google地標,可校舍早已拆除,徒留路名記錄著曾經。

進入國中路後直線往東走,南迴線及枋山車站就在左邊的山坡上。

山坡上的南迴線及枋山車站

接著會遇到岔路,往左側較大的路走即可。

接著下個岔路,只要往左側,這附近少數有畫雙黃線的上坡道路走,就能抵達枋山車站的站區。相反地若直走,可前往卡悠峰瀑布,及更深山的枋野號誌站。

左:往枋山車站的雙黃線上坡路;右:往卡悠峰瀑布及枋野號誌站的路
通往枋山車站的道路,可看到黃色站房及白色工寮

只要順著這條路繼續直走,到底後右轉繞一個U型彎道,就能抵達目前台灣最南端的車站-枋山車站。

目前的枋山車站站房現況

枋山車站原本的「枋山」兩字,就以鑲嵌的方式貼在車站正面,但或許後續工程發包時就全部車站一起做,所以目前車站騎樓屋簷的前緣,又貼上藍字的中英文「枋山車站」。這導致目前枋山車站站房,出現正面寫了兩個「枋山」的奇景,但個人覺得沒有到很突兀。

這裡跟內獅車站一樣,雖是運量倒數前兩名,近期因為電氣化及改善工程的關係,白天都有施工人員進出,也用站房堆置一些施工器具或建材。

停用的枋山車站站房,設有售票口

枋山車站主要是一座島式月台,須從站房走地下道前往。在需求不大的情況下,戰場規模已縮編到目前僅有此月台對應一條股道,同時供雙向列車停靠及通過。

為了顧及安全及更方便民眾使用,除了電氣化之外,枋山車站新建了緊鄰站房的新岸壁式月台。民眾可以直接從站房上月台搭車,不用再行經地下道。

枋山車站目前使用的驗票機,及新建的未來月台

目前該月台還未啟用,故要搭乘區間或普快,仍須前往使用中的舊月台。

枋山車站通往月台的地下樓梯
地下道到第一月台時有側樓梯往上
枋山車站月台上的地下道出口

枋山車站新月台的遮陰棚建築形式與加祿、內獅車站的版本相同,皆為混凝土底座加上木製的桁架,與原有月台的全混凝結構呈現對比。

在枋山車站從舊月台望向新台
目前列車皆行駛唯一一條靠月台南側的股道通過枋山車站

可能因為尚未施工完畢,或者被定位為存放建材的場所,枋山車地舊月台的兩端,也是南下和北上位置,都堆放了各式的工程材料。

現在要在枋山車站拍出有「秘境感」的照片,已經是件不太容易的事了。除了上述說的「工程痕跡」已隨處可見之外,車站的北上及南下方向,也都架起了白色電桿,促使車站曾經的「乾淨」風光成為歷史。

枋山車站舊月台上的車站燈箱與堆放建材
從月台望向南下方向的枋電一號隧道,已架起兩排電桿
北上往枋電二號隧道的方向,也架起兩排電桿
舊月台北端的建材堆放情形比南端更多

因為目前有耳聞枋山車站的舊月台會拆除,而對應到新舊股道都有裝電桿的情況來看,枋山車站可能會將新舊股道都保留,但拆除舊的島式月台,原位置架設電桿。如此一來枋山將維持單一正線供列車通過,若是要進站停車,就走道岔到靠近站房及月台的側線停靠。當然以上只是現在的推側。

目前通過或停靠枋山車站的列車,依然都行駛舊島式月台靠站房方向的股到。

通過枋山車站的柴聯自強號
枋山車站四班車中,必然最多人搭乘的3671次普快

以上是在上午拍的照片,而筆者就搭乘3671次普快前往台東縣的幾個車站,當日再搭乘3672次普快返回枋山車站。

這也是整個中午十二點過後,枋山車站唯一一班停靠的班次。

黃昏之時駛離枋山車站的3672次普快

可能是因為施工或有擺放機具的關係,枋山車站在夜間居然是有點燈的,在月台、地下道出口及站房通道都有裝設夜間照明。

已開啟夜間照明的枋山車站新舊月台
通往月台的地下道口也裝有照明設備跟監視器
目前枋山車站站房通往地下道的入口

枋山車站的站房,算是有點朝南南西的方向,而冬天時太陽偏南,此刻正式站房被夕陽直射,能看到黃昏海景的最佳時間。

被夕陽照射的枋山車站站房

前面提到過,枋山車站是這幾座小車站中所在地勢最高的,太陽有初來時都能看到不錯的海景。二月底時雖然日落時間仍稍嫌早了點,倒也能看到橘色夕暈與藍色海面的交織景色,並在時間的流逝下逐漸轉為夜幕。

黃昏時段從枋山車站往市區看的景色
日落時分的枋山地區海景

做為一個現今台灣最南邊,且一日僅四班車停靠的車站,即使因電氣化和改善工程而使風景複雜起來,這裡仍然是一個很有故事地方。

說這座車站帶著些孤獨感並不為過,因為白天時段時工程人員進進出出,但筆者搭著3672次普快返回時已時下班時段,而隨著柴油機車引擎聲的逐漸遠去,這裡變得極度安靜,只聽得到蟲鳴跟鳥鳴。

很難想像南迴線電氣化啟用後,這裡會變成什麼樣子。

在枋山車站作業的施工人員
枋山車站站房,與電氣化工程中新增的電力機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