告別高雄的陸橋-維新陸橋的最後十月

穿過維新陸橋下進到鳳山站的普悠瑪號

在經過半年的延期後,今年度高雄市區鐵道路廊,預計要拆除的最後一座的陸橋-鳳山市區的維新陸橋,終於要自10月26日星期六起,停用並動工拆除,預計全部工程將在2020年二月底完工。

維新陸橋原本預計在今年四、五月就要拆除,但因為陸橋本身結構以及周遭環境的複雜度,還有四周龐雜的管線須重新配置,和對雨汛期的顧慮等,最終由市政府宣布工期延後。

講真心話,筆者為了記錄今年的陸橋拆除前後對比,以大眾交通工具在這些地點間來來去去,青海、自立、大順、自強等陸橋,而維新陸橋,真的是這幾座之中,與周圍環境連結最特別的一座。其他陸橋基本上都是蓋在平地上,所以鐵道跟陸橋皆拆除後,就順理成章恢復成平面道路,但是維新陸橋下方比較像一個凹槽,所以橋兩側的道路是往下的。舉例來說,如果要從南端走陸橋旁道路銜接東西向的博愛路,會是一個直線下坡。這樣來看,未來陸橋拆除後這邊會建設成什麼樣子,讓人很難想像。

提醒用路人陸橋停用時間的布條

題外話,維新陸橋跟已拆除的自強陸橋的一樣,所在道路跟陸橋名稱沒有直接關聯,橋名都是額外取的。維新陸橋是在經武路上,自強陸橋則是澄清路。

我們就來看看,維新陸橋停用前的最終模樣吧。

維新陸橋南端與光復路的交叉口
維新陸橋兩側已搭起工程用鷹架

維新陸橋南端的交通流向極大,鄰近有高雄市立鳳山醫院。若由此往北過橋,從經武路還沒騎到這個路口前,就會提前有明顯的上坡感。上橋後會先跨過曹公圳,接著才會是曾經的地面鐵路廊道。

對了,筆者不確定有沒有記錯,但維新陸橋似乎是這幾座拆除陸橋中,唯一一座將人行道設在橋面上的,而非額外再蓋行人天橋。

拆除地面鐵道後變得空蕩蕩的原鐵道用地
維新陸橋跨過屏東線鐵路的橋面制高點

在維新陸橋東北側,有座偌大但沒有管制的客運停車場,筆者便騎自行車進來,來到橋的西側做拍攝。在當時黃昏的氛圍下,整座陸橋有種夕陽西下的告別感,呼應著它難以避免的消逝命運,僅陪伴鳳山居民47個年頭。

維新陸橋與下方原本的鐵道用地
維新陸橋倒數中的日復一日

來到維新陸橋的北端,會遇到高雄市鳳山區的肉品市場,以及帶有地標意義的「獸魂碑」。

對於筆者這樣非高雄人,且生活範圍一直集中在舊高雄市區西半部的南漂一族來說,鳳山是一個始終很陌生的地方,若非因為工作關係來看陸橋,恐怕這裡,就是一個始終聽過,但從未深入造訪的地方。

當然,要說深入,似乎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呢。

維新陸橋北端的鳳仁路口
想不到地面植物都已經長到橋面上了

上面提到維新陸橋上設立的人行道,結果從北往南過橋時,還真的遇到一位推著坐輪椅阿嬤上橋的先生。這些日常中,行人與車輛共走的畫面,或許也是維新陸橋如此獨樹一格的原因吧。

維新陸橋的行人活動日常
比起陸橋東側的空曠,陸橋西側有著工程車輛待命
明年工程結束後,183縣道12公里處將不再是陸橋

橋上的巡禮結束後,改到橋下的博愛路走走。

博愛路曾經跟維新陸橋南邊的兩側道路連結,也設有號誌,但目前因為鷹架架設及工程前置作業,該道路已停用。不過路線封閉是一回事,號誌卻沒有跟著關閉,產生了博愛路方向紅燈,經武路方向卻幾乎不會有車出來,讓博愛路用路人出現到底要不要闖紅燈的矛盾感。

已封閉的橋下巷道

筆者還是要說,為了別人及自己好,行車請遵守交通號誌吧。

維新陸橋是即將消失的博愛路4.6公尺限高
封閉的橋下空間與博愛路539巷
鷹架就是未來數個月此地的常駐風景

其實在十月上旬,與高雄車站是唯二地下化後尚未完成主體建築工程的鳳山車站,也宣告進入第二階段的施工,並使長時間停放在車站旁的車輛,只出不進,以逐漸淨空該區域。

或許是不像高雄車站一樣幾乎每日進出,感覺每隔一段時間後到鳳山車站,就能感受到明顯變化。好比這次,應該是第一次在文衡路與鳳松路銜接上後來到此處,整座車站與周遭景物的對應又改了一回。

曹公路與文衡路已跨過鐵道用地銜接上
黃色部分為已完工的站前道路
黃昏時刻的鳳山車站,或者說未來鳳山車站的最東邊角落
還把車忘在這裡的,記得趕快牽回去啦

以上,是維新陸橋,或者也可說是經武路陸橋的最後巡禮。再過兩天,這座陸橋在高雄的歷史,就會停留在2019年的10月26日。如果沒調整的話,下一個消失的,應該會是預計明年過年後填平的中華地下道。

再見囉,維新陸橋。